首页>文艺>杂技>资讯

中国滑稽创新创作研讨会召开

时间:2021年05月07日 来源:中国杂协微信公众号 作者:
0

  既中国魔术产业发展研讨会于5月3日成功召开后,中国滑稽创新创作研讨会于5月4日在深圳召开。

图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协主席边发吉讲话

图为中国杂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唐延海讲话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协主席边发吉,中国杂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唐延海,深圳华侨城欢乐谷旅游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岳峰,中国杂协副主席邓宝金、阿迪力·吾休尔、赵双午、薛金升,中国杂协顾问孙力力、刘全利,中国杂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刘挥,中国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力,深圳华侨城欢乐谷旅游公司副总经理朴红玉,本次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评委、魔术比赛评委以及全国各省市杂协、杂技团的代表和嘉宾,各参赛团队代表和媒体记者等80余人参加研讨。研讨会由中国杂协副主席、滑稽艺术委员会主任安宁主持。  

图为深圳华侨城欢乐谷旅游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岳峰致辞

  岳峰首先致辞,他说,从2002年举办第一届深圳欢乐谷滑稽节以来,累计吸引来自全球各国各地区300多名国际滑稽大师加盟演出,为近千万中外游客献上精彩的艺术盛宴,在滑稽业界享有一定声誉,成为展现“国际风范、中国特色”的文化交流新名片。在建党百年之际,深圳欢乐谷作为承办方参与本次研讨会,旨在为滑稽艺术传承与创新搭建交流平台。通过本次研讨会上各位领导、专家、学者深度沟通与碰撞,将为深圳欢乐谷演艺创新发展提供更广阔的思路,也希望与在座各位建立更加深入的合作关系,携手促进文旅资源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唐延海发表讲话,对我国滑稽发展的历史及现状做了精辟的阐述,他指出,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的杂技滑稽表演开始陷入发展低谷,并从此长期在低迷状态徘徊。2018年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天津市杂技团《三个和尚》获得滑稽节目奖,其余2个名额空缺。近年来,杂技界在充分认清当前滑稽创作现状和问题的同时,自觉增强了推动滑稽艺术创作健康发展的紧迫感。本次全国滑稽比赛赛事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大家明显感受到涌现出不少新人新作新亮点,各参赛团队及个人展现了可喜的精神风貌和比赛作风,彰显出中国滑稽艺术发展的美好前景。

  新的时代,新的气象,新的未来!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生活在我们伟大祖国和伟大时代的中国人民,共同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共同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共同享有同祖国和时代一同成长进步的机会。”让我们积极坚守我们的艺术理想,牢固树立“精品意识”,倾力打造体现时代特色、代表国家气派的精品力作,为筑就滑稽艺术新高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图为中国杂协副主席安宁主持研讨会

  研讨会上,六位主讲嘉宾先后分享了他们对我国滑稽艺术发展的思考以及他们在滑稽创新创作上的经验。

  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广东音乐曲艺有限公司演员李赛讲述了他在父亲、我国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李春来的影响下赓续滑稽艺术,多年来从事滑稽创作的心得与思考。

  中国杂协顾问、中国杂协专家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刘全利与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刘全和通过作品实例,向与会者分享了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地坚守艺术理想,坚持向生活学习,从生活中获取创作素材的滑稽作品创作经历,以及关于塑造经典滑稽艺术形象的见解与体会。

  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曹志龙近些年一直致力于滑稽人才的培养与滑稽作品的创作,经过多年的实践,他对我国滑稽艺术的发展形成了独有的看法,他结合作品实例,重点讲述了滑稽创作应该“从生活中发现元素,从元素中提炼思维,从思维中呈现艺术”的思考。

  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委员、天津市杂技团演员队队长王磊是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唯一获奖的作品《三个和尚》的表演者之一。他向与会者深情讲述了他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他对从小就对我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并凭借少儿舞蹈《三个和尚》获得了生平第一个金奖,多年后把它融进了杂技作品《三个和尚》与滑稽作品《三个和尚》中,分别获得文华奖与金菊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追求。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杂协理论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尹力从理论的高度审视和思考,以自我设问的四个问题:“滑稽有哪些代表性人物”“滑稽有哪些经典形象”“滑稽有哪些代表性作品”“滑稽创新有哪些可能性”,向与会者剖析了中国滑稽创新创作的现状与趋势。

  中国杂协对外联络处副处长李晓元介绍了国际马戏小丑的诞生与演变,它的不同类型、造型特点与风格特色,以及鲜明的历史传承印记。他介绍的崭新视角或许能给滑稽创作以新的启发。  

图为研讨会现场

  边发吉主席作总结讲话。他说,今天又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业务研讨会。每位发言嘉宾都有不同角度,都很有特点,都讲得非常好。首先,刘全和、刘全利兄弟俩,他们始终坚信“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头活水”,因此他们的作品具有感染力,能够长演不衰,成为经典作品。王磊几十年围绕“三个和尚”这一题材精心打磨,终成经典。荀子说,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呀。我们都要向他们学习,在生活中挖掘素材,不断积累,逐步提高我们的创作水平。第二,尹力把滑稽创作上升到理论层次和艺术哲学层次。中国杂技在艺术理论方面是短板,根基浅,从业人员少。但是没有理论的支撑,杂技在创作方面就不能提高。建立起自己的理论体系,这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第三,杂技、滑稽作品还缺少艺术含量。戏剧为什么受人喜爱,因为它有文化含量,有人物、有形象、有矛盾冲突,矛盾冲突达到高潮了,就要解决矛盾,所以让人百看不厌。杂技、滑稽创作要把文化含量加进来,要有人物形象,要能讲故事,会讲故事,讲好故事。艺术是无止境的,我们要创造出中国自己的滑稽艺术风格、表演特色。中国滑稽艺术的发展任重道远,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自2018年举办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以来,我国滑稽艺术的发展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创新创造水平不断提高。本次研讨会,通过多元观照与问诊把脉,深入研讨了滑稽发展趋势与对策,有力拓展了滑稽创新创作视野与方向。在全国杂技滑稽界坚持不懈的共同努力,中国滑稽在精品创作、新人培养、艺术创新等方面一定会有质的飞跃,中国滑稽事业的传承与发展前景会更加美好!

(编辑:刘禹森)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