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影上书房:在平静中坚守向前

时间:2021年05月07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蒲波
0

影上书房馆长王新妹希望“影上书房”在中国越来越多

  在浙江省嘉兴市,有一座美丽的影上书房,它是国内知名私人专业影像书籍收藏机构。去之前,不管如何想象,在走进影上书房所在的小院之后,尤其是在看到三层楼的藏书之后,还是会惊讶不已。

  影上书房是一幢欧式小楼,楼前绿树成荫、鲜花绽放。平素,这里是非常安静的,会有前来研修的摄影系师生,也会有各方慕名而来的嘉宾。他们会戴上书房特意准备的白手套,在书房内惬意地享受阅读时光。而如此的岁月静好,背后却是影上书房馆长王新妹和四位工作人员以及各方慷慨相助的志愿者、支持者大量心血的支撑。

  不久前,影上书房迎来了5周年纪念系列活动。摄影家、摄影理论评论家、摄影机构管理者云集于此,就好像“过年”一样,在影上书房的纪念活动中碰撞思想、交流感情,谈书、看书,谈摄影、看摄影……摄影书展“凝视中国:外国人眼中的中国(1840年代至今)”开幕;影像文化学者顾铮依据影上书房馆藏编著的摄影书中书《日本摄影书101》发布;由《中国摄影》杂志社与影上书房(嘉兴)联合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摄影图书榜入榜图书揭晓,入榜典礼暨新一届的启动仪式在嘉兴举办……

  这些看上去热热闹闹的活动,实际上是影上书房的收藏展示和馆藏利用思路的体现。

  “从影上书房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开设了微信公众号,每周在公众号上推一本藏书,这件事坚持做了5年。”王新妹坦言,5年来,她的团队一直是全身心在做图书收藏工作,“为什么要做5周年纪念系列活动呢,因为一路走来,书房得到国内外摄影界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得到摄影学术界的高度认可,未来影上书房还有很多5年,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更多学术界的帮助”。

  在王新妹的感动名单里,有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书房馆藏的全部台湾摄影书都来自他的慷慨相赠;有《中国摄影》杂志原主编吴常云,他提供了大量具有史料价值的书刊;有摄影家钟维兴,他将自己收集的当代摄影集匀出300本送到嘉兴……“太多人在关心我、帮助我。真正的知识分子是爱书的。我们需要专家学者帮忙,他们都慷慨相助。这让我很感动,他们非常尊重知识。”王新妹说。

  顾铮是影上书房的重要支持者之一。他策展的摄影书展“凝视中国:外国人眼中的中国(1840年代至今)”是基于影上书房馆藏形成的主题摄影书展。展览展出的101本摄影书,呈现了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外国人以摄影方式观看中国并且以摄影书的方式作为最终呈现方式的历史。展览还设置了一个特别单元“北京上海双城记”,以对线性叙事进行补充。而他所编著的影上书房第一本藏书目录《日本摄影书101》,标志着影上书房馆藏从线上分享转入线下藏书目录出版。该书聚焦20世纪30年代以来日本摄影图书发展至今的经典案例,书中介绍了森山大道、杉本博司、中平卓马、蜷川实花等摄影家的创作特征以及他们出版的摄影著作,对于研究日本摄影书文化、日本摄影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影上书房是国内知名的私人专业影像书籍收藏机构

  在影上书房的入口展示台上,世界纪实摄影先驱约翰·汤姆逊的4册《中国与中国人影像》复刻本样书引起各方嘉宾浓厚的兴趣。这是中国最早的全景式影像记录,真实再现近150年前的晚清帝国。浙江摄影出版社摄影工作室主任郑幼幼热情地为嘉宾介绍了这个复刻本的来历和制作过程:“这本高度为470mm、宽度为350mm的复刻本,复刻遇到很多困难。原书是凹版印刷,而我们目前通用平版印刷,只能尽量还原照片的质感。原作4本书,以棕红色调子为主,但有的偏红,有的偏黑,有的偏黄,有的更浅一点。我们定为棕褐色,比较接近原作4本书的中间色,第一次采用280线调幅工艺,对原作的质感、层次的还原效果比较好,比较耐看。此外,原作的皮面是摩洛哥传统烫金工艺,我们是布面烫金,先后做了3次,经过各种调试,才达到目前效果。此次,计划印制300套。”

  “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做好图书收藏以及中国摄影图书榜,并且带着重要图书和中国摄影图书榜入榜图书到各地展览展示;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做好高校师生研修和图书出版推广。如此,传播好摄影书文化,让大众知道什么是好的摄影书。”王新妹说。

  影上书房的古籍善本,除了约翰·汤姆逊的4册《中国与中国人影像》,还有穆默·冯·施瓦茨恩斯坦茨的《北京》、汉茨·冯·佩克哈默的《北京美观》和唐纳德·曼尼的《扬子风景》等。一些重要的摄影名家作品集,如罗伯特·弗兰克的全部摄影集等,让摄影人赞叹不已。在诸位学术领路人的指引下,影上书房的三条收藏主线日渐清晰:世界摄影史上的名家名作(包括作品集及理论类)、1949年之前的中国影像和当代摄影作品集。此外,也收藏一些摄影经典原作、老照片、当代摄影作品以及摄影“手工书”“私家书”等。

  迄今为止,影上书房已经收藏了1.8万册摄影类图书,如此数量足以让各方目瞪口呆。王新妹说,收藏图书的数量并不是最重要的,主要看是否有将收藏脉络上的重要图书收集齐全。她非常希望摄影家、摄影理论评论家等都来开书单,经过专家审核,都可以列入影上书房的收藏计划。“做好影上书房,这是两辈子、三辈子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举办5周年纪念系列活动,就是想要呼吁社会各界给予我们更多支持和帮助。”王新妹说,其实并不希望影上书房成为众星捧月的瞩目点,还是希望平平静静地做好图书收藏。她希望“影上书房”在中国越多越好。面向未来,影上书房还是没有办法像公共图书馆一样向公众开放,因为藏书需要考虑有第二本、第三本,这就需要增加大量经费。但是电子化是一个方向,即使电子化,由于版权问题,也只能在影上书房浏览,不能传播。

  从企业家到摄影家,从摄影图书收藏家再到创办影上书房,并同步推动开展摄影图书榜评选……王新妹让浙江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吕伟刚感受到她对摄影艺术的执着和热爱,感受到她坚持做公益事业的力量和信念。吕伟刚感慨,这很不容易。他对影上书房寄予两点希望:一要坚持专业性,树立行业标杆;二要坚持公益性,用影像传播真善美。

  影上书房5周年纪念系列活动圆满落幕,王新妹既兴奋又疲惫。她曾经痴迷于在南极北极拍摄企鹅,所以大家都亲切地称呼她“企鹅姐姐”。王新妹说,接触了很多摄影书之后,才更加清晰在摄影领域“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觉得我做摄影书收藏,可能比我成为出色的摄影家更有意义”。

(编辑:高晴)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