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幻灯

极致真实!丨电影《你是我的春天》幕后故事

时间:2022年07月07日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田园
0

  疫情期间,倔强的青年为了女友奔走在空城,讨血汗钱的农民工巧合下驰援武汉,抗疫前线的人们除了顶着高压还要学会告别,后方阵地的社区工作者照顾居民却把风险留给了自己,平时疏于交流的父子也被迫日夜相处。人生总有一些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但也总有一颗治愈的种子在人们心中生根发芽。7月1日,关于春天和希望的电影《你是我的春天》全国公映,该片以普通小人物的视角,真实还原了平凡而英勇的中国人民抗疫群像,展现出生生不息的“春天力量”。

  此片由中国电影家协会指导拍摄,陈道明任总监制,黄渤任监制,张宏任总制片人,周楠、张弛、田羽生、董越、饶晓志执导,周冬雨、尹昉、宋小宝、潘斌龙、王景春、赵今麦、黄超、杨斯、黄晓明、宋佳、张航诚(按出场顺序)领衔主演,郑罗茜、曾梦雪、付妤舒主演,李乃文、吴彦姝、赵亮特别出演。

  电影《你是我的春天》的幕后有哪些故事?今天,请跟随小艺和该片纪录片导演一起,了解一下董越团队追求极致真实的创作故事吧~

  2020年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几天后,曾在武汉获得第13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年度新锐导演的董越接到了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电话,邀请他参与执导抗疫电影《你是我的春天》。

  “接到邀约的时候,我是犹豫的,不是犹豫做什么题材,做什么方向,而是要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因为妻子是武汉人,董越对这座城市有着特殊的感情。疫情对他的触动很大,所以会有很多顾虑。“我担心自己离这场灾难太近了,怕很难从那种氛围中走出来,怕拍不好这个片子,怕做的不伦不类辜负期待。”

  董越把自己的犹豫、顾虑和创作想法写成一封信,交给了中国电影家协会。很快,董越收到了回信。“影协领导给了我很积极的反馈,协会对这个事情的态度非常认真,非常专注,这给了我信心。我应该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让更多人知道那时究竟是什么样,哪怕是从很局部的角度切入。”中国电影家协会对青年导演的尊重和创作者的使命感,让董越在收到回信后就答应了,决定参与执导这部电影。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董越看到一线医护人员抢救病人的新闻报道,受到很大触动,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他们是战士、斗士和英雄。所以决定要做这部抗疫题材电影时,董越在选取拍摄视角上几乎没有思考:“我只有一个目标群体,就是医护人员,就是展现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些医护人员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觉得我要用摄影机去记录他们,这是一种很本能的反映。”

  确定了想法之后,董越开始做田野调查,大量搜集整理资料。2020年7月,中国电影家协会组织导演编剧团队赴武汉采风,董越导演因为正在紧张筹备电影《戴假发的人》,只安排了编剧赴武汉采风。集体采风结束后,编剧继续待在武汉,去很多医院深入采访了近一个月,并随时将整理的采访资料发给董越。

董越和主创人员在拍摄现场

  随着采访工作的不断深入,董越深入关注了急诊科医生、援鄂医生、发热门诊,但对拿出来的剧本和资料始终不满意或者不适合在电影里展现,思考很久之后,他最终将创作的方向从急诊室及时调整到了ICU(重症监护室)。“这部电影的创作是从大到小,不断细化的过程,ICU里面是危重症患者,是一群濒临死亡的人,传染性很高,里面的医护人员也是风险最高的,最应该展现的人群之一。”

  方向确定后,团队发动很多人找相关人物故事,最终在2020年11月,董越从众多资料中选定了武汉金银潭医院的涂盛锦、曹珊夫妇把酒店房间让给援鄂医生,把医院床位让给同事,以车为家29天的故事为原型。“他们支撑情感的力量非常强大,具有很强的代入感,很适合在电影里去表现,两个人代表着两个群体——医生和护士。”但是,相关资料太少,而电影则需要非常丰富的细节,才能支撑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表达,董越立即开始搜集深度资料,不断采访挖掘。“这段影片只有二十多分钟,是根据对他们采访的非常少的一部分展现而来的。实际的采访是非常详尽的,采访了将近十次,每次都是好几个小时,而且每次都觉得还有些地方没有问到,最后两人主动帮忙想还有什么没有问到的。”在开机前几天的主创剧本围读会上,这些采访最终凝结成的电影剧本,令所有人泪眼朦胧。我记得当时武汉正在下雨,会议室玻璃窗户上的雨滴缓缓留下,室内只能听到诵读台词的声音和纸巾从盒子抽出的声音……

董越(右二)在拍摄现场

  有了理想的原型人物和扎实的剧本,团队开始了男女主角的选定工作。为了追求极致的真实,避免观众观影时跳戏,董越对这对夫妻有着明确的要求:武汉籍或武汉周边的,会说流利的武汉话,职业演员,不是明星,演技在线。很快,选角团队邀约到了演员黄超和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演员杨斯。疫情爆发时,黄超曾在荆州做社区志愿者,对疫情有着深刻的体会,所以,接到邀请后黄超果断答应,以自己塑造的角色向英雄致敬。杨斯按要求发了几张素颜照后,很快就收到了回复要求录一段武汉话,就这样不到十天便确定出演女主角护士杨珊。对于这段过程,杨斯一直很惊奇:“人生头一次,不认识副导演,不认识导演,不认识制片人,最关键也没见过本人就定了戏。”

  演员确定后,董越开始带领全组进入“培训”状态。武汉市第一医院为电影拍摄提供了一整个ICU病区,并为电影主创团队采风培训提供了全力支持。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范学朋业务能力优秀,既在影片中实名出演,而且也为影片做了医学指导。采访和培训时,大家面对范主任基本上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狂轰滥炸式地提问,了解药品、器械使用、插管步骤、病人情况等等各种细节,还用模拟的人体做急救培训……培训结束后,大家基本上对ICU所有的工作有了比较清晰的概念,也都清楚知道拍摄发力点在哪儿。

  当我第一次来到董越导演的剧组时,对精简的摄制团队和一些工作人员可以身兼多职很惊讶,至今,我还清晰记得一名制片兼道具师像魔法师一样把芒果制作成了几可乱真的排泄物,为了避免饰演病人的群众演员因道具温度太低而不适,还专门把芒果制成的“排泄物”拿去用微波炉加热,再倒在病床上。董越介绍说:“我希望创作氛围是非常极致的方式,不是传统意义上各司其职的工业体系模式,我希望大家都有机会全程参与。”所以,董越在医院做田野调查的时候,会要求制片组在筹备阶段也参与,所有人要知道细节,包括选角导演、造型美术、外联等等,大家在采风回来后经常在会议室里开会交流,“可能对于他们的工作岗位,未必有直接的关系,但我想让他们知道未来这个片子的发力点在什么地方。”很多人认为纪录片风格的影片很有震撼力,但纪录片风格的影片很难拍,每一个极致真实的背后都是对细节的追求、大量的付出和充分的配合。

黄超在范学朋的指导下观摩视频做笔记

  经过培训了解ICU的情况之后,导演给刚进组的黄超安排了许多“功课”,这时距离开机还有半个月。黄超根据董越的安排:“老老实实地去ICU实习了十天,面对的都是离鬼门关只有一步的病人。这些医生太了不起了,常年都是这样。”黄超的压力很大,也很努力,实习期间跟着医生向上班一样全身心投入学习,“如果反应稍微迟钝一点儿,影片里就能看出来,所以要反复地练,形成肌肉记忆。导演的要求很高,要求把你扔在医生堆里,一眼认不出来你。”

黄超(右一)和医护人员在现场休息

  拍这部戏的时候,黄超第一次觉得“拍个电影这么累,这个戏是真的不容易。”拍摄推着病床冲进ICU抢救病人的戏,黄超穿着防护服来来回回拍了十几条,在走廊休息的时候,黄超问医生当时真的是这样吗?医生说就是这样的。“哇,感觉好辛苦啊!拍的很累!穿上防护服之后,就一直到收工才脱掉了防护服,第一次去厕所,跟真正的医生当时的状态一模一样”。第二天,黄超又穿上了防护服,一拍就是十二三个小时,里面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当时我想的就是,太辛苦了!向医生们致敬。”

 杨斯(右一)拿着监视器看现场回放

  女主角杨斯没有带任何随行人员,这个可爱而瘦弱的女孩儿一个人拖着大行李箱就来到了剧组,还没来得及进房间就被直接带到了剧组会议室,导演就是要看她舟车劳顿之后身心俱疲的状态。“导演只是讲了一下角色、创作和这些天的安排。之后他们搬来了电视和一个几T的硬盘,里面有大量的采访、相关新闻和一些能找到的真实素材。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多,看困了睡,睡醒了看。”

  全面了解了护士工作之后,杨斯就开始跟着医院的一位护士长工作,进入了“实习期”。杨斯很瘦,不常出汗,但穿上防护服,只要一活动照样全身湿透。在表演的时候,她还发现,因为防护服脚腕的位置是系着的,所以挂吊瓶的时候发现一伸手竟然够不到了。令杨斯觉得实拍跟实习还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就是实习期接触的病人都是真正的病人。而拍戏时接触的“病人”都是群众演员或者特约演员,他们不是职业的,是素人或者只是有一定表演基础,所以需要保护好他们的情绪,需要自己配合他的情绪表演。我记得当时有一场杨斯安抚病人的戏,拍摄几次之后“病人”状态一直不理想,就暂停拍摄等待这位“病人”进入情绪。看到他情绪突然到位,董越下令马上开始拍摄,杨斯还没来得及挂好吊瓶马上冲到病床前……

造型师正在给杨斯化妆

  第一次见到杨斯是在酒店的临时摄影棚,她穿着防护服赶来拍摄宣传海报,摘下口罩的时候,大家很惊讶,鼻子上的口罩印痕血红血红的,现场的化妆师不用再做任何修饰就可以直接拍摄了。杨斯说自己给家人视频的时候,都吓到了他们。这样的特效妆就是负责剧组特效造型的常赫男带领团队做出来的,不同的病情对应不同的病妆,为了让剧组所有饰演病人的群众演员和特约演员呈现出极致的真实,她查阅了大量真实资料,仅仅病人的特效妆容就有几十种,还专门给一些人做“美黑”,有的地方虽然被棉被盖着,也会按真实病人呈现的效果做好妆,一个“病人”妆常常需要化三四个小时,工作量极其大,造型团队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的觉。这些饰演病人的群众演员和特约演员也很有爱很敬业,会微笑着拍下自己逼真的“定妆照”,会晚上不敢洗澡,只为保护好造型团队的辛苦成果。

造型人员正在化病人妆

  杨斯第一次见董越时,觉得他很严肃,我在剧组见到他时,也有同感。而这种严肃实际上是因为他在拍戏时,心思全都在创作上,无暇顾及别的东西,所以很多人会觉得他非常严肃。“我需要一个特别严肃和专注的氛围,所以绝大部分的探班都被我拒绝了。”我可以作证,这是事实,但有一个例外。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影片监制黄渤来探班的时候,董越专门抽出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带着“私心”跟监制交流拍摄工作:因为在剧组参与拍摄的医生护士非常喜欢黄渤,董越便带着大家跟黄渤合影,帮这些可爱的医生护士把笔记本、纸片、贺卡一个个递给黄渤请他签名,看到门外围着几个护士不敢进来,他走过去悄悄打开门,把她们请了进来。

拍摄现场

  董越执导的部分,除了龚臣、杨珊、护士张静三位演员,以及所有的“病人”之外,其他都是武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护士本色出演。所以经过紧张的实习、培训和拍摄,大家早已成为一家人,如此近距离接触医护人员,让摄制团队更觉得他们也是“最可爱的人”。拍摄时,黄超对我说:“我觉得他们好可爱好可爱,她们帮了我很多,在拍摄抢救失败之后加油的那场戏,她们一下子就把我带入了那种情境。”拍摄完这场重头戏之后的第二天,黄超表示想对她们说:“这个世界有你们真好,我能认识你们真好。”

  我记得2021年4月2日这天,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二区,影片的开机仪式非常简洁和严肃,现场没有任何布光,导演带领全体人员默哀之后迅速开始了拍摄。追求极致真实的董越,从最初就励志把最真实的抗疫一线和最感人的医护故事呈现给大家,一年多以后的现在,终于实现了。

本文作者田园和导演董越在拍摄现场

  (图文作者:田园  电影《你是我的春天》纪录片导演、摄影 )

(编辑:张宝瑞)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