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话题专题

有多少影片在电影院“一日游”

时间:2022年01月20日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李睿
0

       在各路大片轰轰烈烈为春节档预热的间隙,1月7日上映的电影《张之洞》显得有些尴尬,该片上映首日仅收获90元票房,迅速引发关注,网友调侃其为“2022年票房惨案”。截止到1月18日,电影《张之洞》上映十余天,票房仅有2176元。

  导演呼吁影迷关注影片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张之洞》上映首日排片42场,第二天就下降到5场;随着网络热议的发酵,该片1月11日排片增加至55场,之后再次骤减,1月18日仅4场排片。目前电影《张之洞》累计票房仅2176元,除了河北省沧州市之外,很难在其他城市找到该片的购票渠道。

  张之洞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清代洋务派的代表人物,祖籍河北沧州南皮县,被称为“张香帅”。电影《张之洞》由北京太阳花开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南皮县广播电视台出品,主要讲述了清末重臣、洋务派代表人物张之洞在富国强兵、实业救国、教育兴国等方面的突出贡献。晚清重臣张之洞一生致力于教育改革、实业救国。奈何时局动荡,清政府腐朽透顶,张之洞虽穷尽一生之力,也未能挽回残局。由他创建的众多军工重工产业和教育学院,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据沧州当地媒体报道,该片于2018年由南皮县委、县政府筹资拍摄,著名作家王蒙、张之洞嫡孙女张厚粲担当顾问,于2020年取得国家电影公映许可证。影片主创方面,曾主演《铁道游击队》《燕子李三》等作品的刘长纯饰演张之洞,出演过《北平无战事》《温州两家人》的陈丽娜饰演张夫人,史可、高兰村、高玉庆等多位资深演员加盟该片,影片的主演阵容并不弱。

  电影《张之洞》的导演三丑也是沧州人,他之前曾凭借《张之洞》获得第12届澳门国际电影节金莲花新锐导演奖。在回应影片票房惨淡时,他表示在接下该任务之前,就知道这是一部不具有商业价值的电影,对《张之洞》遭遇的排片困境表示遗憾。他还呼吁影迷关注影片,弘扬传承张之洞的民族精神。

  “一日游”小片为数不少

  记者没有机会在大银幕上观看《张之洞》,仅从影片的预告来看,电影的成本应该处于较低水平,场景简陋,服化道质感一般,战争场面的特效粗糙,以闪过的“光线”代替子弹,特效水准一般。该片的工作人员也透露,电影是一部低成本电影。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获悉,电影市场除了少数票房数亿或数十亿的大片,像《张之洞》这样的“小片”为数不少。业内将影片在电影院放映场次少、上座率低、放映数天即下线的影片称为影院“一日游”影片,每年都会有很多部国产新片上演影院“一日游”“一场游”。

  根据猫眼专业版显示,就在《张之洞》上映的1月7日,还有一部《归去来兮》的境况比《张之洞》好不到哪儿去。截至目前,《归去来兮》累计票房仅9162元;同日上映的其他影片还有《我的体育老师》《独家头条》等,累计票房均不过20万元。今年1月份刚过去两周多的时间,像这样的不知名“小片”已经上映了二十余部,除了《张之洞》《归去来兮》之外,《绝色春城》仅收获1262元票房,《布朗山的儿女》《五埠岭过大年》《围墙》《大自然审判历险记》等电影甚至没有票房成绩。稍微好一点的票房不过万余元或数万元,《谷魂》2.5万元、《来处是归途》4.5万元、《村里来了个洋媳妇》1.4万元、《浏阳河上》2.2万元……

  多为小众题材作品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调阅相关数据发现,这些票房成绩惨淡的“一日游”电影,大多数是业内所谓的小众题材作品,文艺片和农村题材较多,比如《来处是归途》讲述一个普通家庭在父亲患上阿尔茨海默病后,女儿、母亲以及周边亲友如何面对这一变故,并重新审视生存和死亡的故事。该片此前曾在多个电影节展映,曾获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计划TID智捷装科山西制作奖”、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观影团之选——最受欢迎影片”,此外,该片还入围巴西圣保罗国际电影节、塞浦路斯国际电影节等多个电影节。

  没有票房数据的《围墙》是一部情感文艺片。《归去来兮》同样是文艺片,影片以青年画家江源的梦境为主线,讲述了一个虚实相间的神秘故事,突出表现了湘楚文化独有的特色。而像《布朗山的儿女》《五埠岭过大年》《村里来了个洋媳妇》《浏阳河上》等影片,则是农村题材。

  2022年1月上旬,票房表现稍好的“小片”也有,比如《农民院士》为人物传记片,获得了20.3万元的票房。值得注意的是,恐怖片《屋内有人》在一众小片中杀出重围,收获了204.5万元票房。虽然该片从主创到故事依然属于不知名类型,影片口碑也是一如既往地烂,但作为近年来银幕的稀缺题材,有点“物以稀为贵”的意思。

  “炮灰”式上映的“一日游”新片,大多数都是赔钱的,为什么还要拍?业内人士表示,一些片方其实也知道不会有票房,甚至还要倒贴,依然还是会因为各种原因拍摄。除了票房之外,影片还有许多渠道可以赚到钱,一是拿电影发展基金的专项补贴,二是可以将版权卖给网络视频平台或者电影频道,商务合作或者植入也能收回部分成本。(李睿)

(编辑:于欣悦)
会员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