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民间文艺>民间文艺家协会

“学党史 悟思想”主题征文 | 从由史入诗到引诗入思——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创作与《跨过鸭绿江》的若干问题

时间:2022年04月12日 来源: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微信公众号 作者:
0
  编者按
  学习党史是常学常新、常悟常得的过程。为贯彻落实党中央有关部署要求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巩固拓展党史学习教育成果的重要指示精神,持之以恒推动党史学习教育常态化长效化,坚持不懈学党史用党史,不断探索深化党史学习教育的新形式,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机关党总支特面向协会全体党员干部举办“学党史 悟思想”党史学习教育主题征文活动,部分优秀文章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微信公众号和官网上发表,以实际行动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从由史入诗到引诗入思
——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创作与《跨过鸭绿江》的若干问题
中国民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
邱运华
电视连续剧《跨过鸭绿江》海报
  当一部艺术作品唤起你的历史感的时候,或使你感受到历史的跨越的时候,这部作品便在历史进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在我看来,电视连续剧《跨过鸭绿江》就站在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研究迈向新境界的门槛上。
  重大历史题材创作,是文艺创作中极具份量的题材,在各国文学艺术史上从来都占有重要地位。历史题材创作不同于一般意义上文学创作,它具有题材、人物、事件、原因和结果的规定性,不仅历史人物接受历史发展的规定,虚构的人物也在相当程度上受大的历史环境的制约。例如,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就不能像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那样去写,比尔·别祖豪夫不是伊凡·卡拉马佐夫,姚雪垠的李自成不是金庸《鹿鼎记》的李自成。历史小说里的人物也必须接受历史题材规定性的制约。毫无疑问,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是中国开创的文艺创作领域,从五四运动、建党、国共合作、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延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到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党领导的这一系列对于中华民族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是这一创作领域的历史基础,而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表现这一发展历程,是革命历史题材文艺创作的哲学基础。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成为我党教育人民的重要艺术方式,也是夯实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重要方式。军事题材文艺创作在其中占有重要地位。
  不独新中国如此,在经受过历史重大事件的国家和民族,也不断取材于它,创作出了具有重大影响的文艺作品,成为构建国家记忆、进行核心价值传递和国民教育的重要手段,例如苏联、美国、法国、英国以及不断反思的德国等国家。虽然上述国家并不使用“革命历史题材创作”这一名称,但把它归类为历史重大事件艺术创作,还是符合事实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是世界历史重大事件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来审视包括《跨过鸭绿江》在内的中国影视作品,探讨其创作规律和当下面临的理论问题,就具有了参照价值。
  一
  首先是由史入诗的问题。
  对二十世纪世界历史进程具有最重大影响的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世界各国文艺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世界主要大国在文学艺术创作领域产生了一大批取材于它的优秀作品,它们从各个层面、不同角度反映了这次大战的进程和影响。的确,不是所有国家和民族都有能力发动或终止战争、承担制止战争的责任,也不是所有国家和民族的艺术家都有自觉意识反思和表现战争的灾难、教训和启示。在这个意义上,苏联、美国和中国艺术家责无旁贷。三个大国的艺术家反思和表现这次战争,具有各自的特点,都取得了很大成绩,产出了大批优秀作品。
1972年苏联拍摄的战争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照
  苏联从战争进程中就创作了一批批优秀文学作品,例如肖洛霍夫《他们为祖国而战》、法捷耶夫《青年近卫军》、西蒙诺夫《日日夜夜》和《生者与死者》、萧洛霍夫《一个人的遭遇》、阿.托尔斯泰《俄罗斯性格》、巴克兰诺夫《一寸土》、瓦西里耶夫《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贝科夫《方尖碑》、邦达列夫《热的血》《岸》、恰科夫斯基《围困》、斯塔德诺克《战争》等。苏联文学创作及其美学观念,对其他艺术领域的创作(如影视文学的创作),具有直接的影响,例如全景式战争描写、文献记录式叙述、战壕真实表现、战争道德反思等等,在影视创作中都得到借鉴。在世界战争影视创作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产生重大影响的作品,如由弗·彼得罗夫导演的《斯大林格勒战役》(1949年,片长175分钟),是卫国战争影片先河之一;尤·奥泽洛夫导演的《解放》(1971年,片长达487分钟),是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历史上耗资最巨大、场面最为宏大的影片;谢·邦达尔丘克导演的《他们为祖国而战》(1975年,片长137分钟),尤·奥泽洛夫导演《莫斯科保卫战》(1998年,片长358分钟)分为上下两部(《侵略》和《台风战略》),每部又各分为上下两集;进入新世纪后,费·邦达尔丘克重拍了《斯大林格勒》(2013年)和《他们为祖国而战》(2020年,上下集,片长137分钟)等等。上述所列是战争影视中的全景式、具有史诗性的重头之作,至于反映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分队的作品(例如《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则更多,个性特色更鲜明。
  苏联重大历史题材影视艺术创作具有鲜明的特点,首先,突出了从斯大林到普通民众、士兵全体苏联人民的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突出了正义战胜邪恶自信构成了思想基础,以民族自豪、制度自信构建了自身的精神力量,奠定了该类创作的坚实基础。其次,塑造了斯大林、朱可夫等一系列鲜活生动的历史人物影视形象,同时也把镜头投向前线的将士、普通士兵和参战的普通工人、农民和妇女,为他们留下了可感的艺术形象,影响深远。第三,在银幕艺术上,突破了文学创作视野局限,营建了全景式历史场面;采用文献与现场相结合的艺术手段,凸显出历史感;历史与虚构相结合,成就了作品的史诗性。到后期,把战争的历史发展与个人内心发掘、反思等融合起来,形成了战争影视创作新风貌。第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苏联重大历史题材影视创作形成各自鲜明的审美风范,从追求全局性、国际性、战壕真实、道德反思,以及对战争作荒诞手法处理等等,风格多样。第五,自80年代以来,超越战争行为对苏联国家和俄罗斯民族的危害,而在全人类命运的高度予以反思,赋予它以哲理思考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