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她是位大度的敦厚长者——送别侯波奶奶

时间:2017年12月04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晶晶

中国女摄影家协会第一届主席,第二、三、四届名誉主席侯波 郝远征 摄 

  说起和徐肖冰、侯波两位老人的情感渊源,缘自祖辈。我的爷爷奶奶和二老既是延安时期并肩的战友,又是在一起同时产子、亲如一家的友人。和2013年9月故去的奶奶一样,他们仨都是在92岁、93岁的高龄相继辞世。虽然是高寿,但从情感上来说,仿佛来自祖辈的最后一点惠泽和福祉也失去了……

  对于侯奶奶的故去,我其实是有些心理准备的,她已在病榻上熬了6年之久,能够脱离苦痛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对她的记忆,除了那一辈人端庄典雅的音容笑貌,就是待人柔和的亲切慈爱。在他们位于北太平庄的家里吃便饭时,火腿豌豆是我最爱的;老两口一出新书,就会双双拿起尺子比着,郑重地签名盖章,送我留作纪念;当我也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一员时,每次在摄影活动上见到我,她都会拉着我的手问问家里的情况,嘱咐我照顾好奶奶的身体……身为中国老一辈女摄影家的杰出代表,她身上的温婉气质、平易低调以及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对于国家领袖发自内心的热爱,同样令我印象深刻。

  记得是2003年7月1日,79岁高龄的侯奶奶应法国阿尔勒摄影艺术节组委会邀请,赴法出席“侯波、徐肖冰摄影作品展”,展出了二老精心挑选的在延安时期及新中国成立初期拍摄的87幅摄影作品,其中大部分是包括著名的“开国大典”在内的反映毛泽东同志工作和生活的图片。侯奶奶当时曾对我说,“今年是毛主席诞辰110周年,这次影展是我们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

  还记得2005年6月12日,一个名为“中国摄影名家——徐肖冰、侯波《在毛泽东的那个年代》摄影作品展”在台北举办。这是毛泽东照片跨越多年的壁垒,首次赴台展出。两位耄耋老人以其身体力行的举动,通过1930年至1960年期间拍摄的51幅摄影作品,用影像敲开了海峡两岸的记忆之门,为海峡两岸搭建了一个沟通和了解的平台。能成功举办这个影展,从没听她说过其中有多少困难,只记得她提过一句:“毛主席的影像能够走进台湾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从延安到中南海”、“我们在太行山上”、“在毛泽东的那个年代”……秉性从来不事张扬、不爱炫耀的老两口,不顾高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还远赴欧、美、日等地举办摄影回顾展。不少次都是他们自掏腰包,只为了这些照片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革命历史。他们说,这些照片并不是他们个人的精神财富,照片是属于国家的,应该奉献给全社会。

  “文革”期间,二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抄家、挨斗、下干校劳动,先是徐爷爷被定为“反革命分子”、是拿着摄影机为资产阶级服务的“黑帮”。而后,侯奶奶也被说成是“隐藏在中南海的反革命”,被残酷迫害了整整10年,直到1978年才得以平反。我和侯奶奶在一起时,偶尔谈及这段沉重的历史,她却总是轻描淡写,言词并无多少抱怨。我只记得侯奶奶被剃过阴阳头、遭过“坐飞机”的罪,可她却表现得很淡然,“当时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蒙受不白之冤,有的甚至比我们还要严重。”好在他们靠着坚定的革命信仰、靠着相互支撑的真挚感情坚强地挺了过来。

  对于我来说,侯奶奶不只是拥有“红墙摄影师”这个名号,也不只是伟岸、崇高、享有盛誉的著名摄影家。她是一位历经风风雨雨依然从容淡定、胸襟大度的敦厚长者,是一位从不分高低贵贱,宽以待人、严于律己的学习榜样。她一直说自己是一名普通的拍照片的人,能有工作机会和领袖在一起是组织上的安排,也是自己的一种福分。

  “我是照相机的操作者,我是躲在照相机后面观察历史的人。”他们的书中这样写道。

  谨以此文,和您作别。

 
(编辑:段冉)
会员服务